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80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青火】Differ


封面:阿月
 




「我喜歡你,青峰」

當意識到的時候,話語已經脫口而出了。
「…你說什麼?聽不清楚。」
走在前方的藍髮少年回頭,逆光描繪著他的輪廓,火神無法看清他的表情。心臟撲通撲通的鼓動,胃在翻攪。

「我喜歡你,青峰,是認真的。」
竟然說出來了,怎麼回事呢?火神腦中千思萬緒緒狂奔亂竄,理不出個所以然,好像嘴巴不是自己的,無法控制說出口的言語。
凝重的沉默瀰漫在兩人之間,黃昏的斜陽拉長了青峰的影子,火神正被這個影子給壟罩著。到底誰是誰的影子呢?如果黑子也在這,他會感到驚訝嗎?火神不著邊際地想著。
他想知道青峰現在是什麼表情,但不知是光線的關係,還是太過緊張,對方的面容如此模糊不清。

「…幹!神經病!」
憤怒、不屑、排斥,還是什麼呢?火神搞不清楚,他只看到青峰轉身就走,拖著那長長的影子。
於是火神就這樣看著,青峰,和青峰的影子。
從超市採買返家的婦人,破舊的腳踏車發出刺耳聲響,將火神拉回了現實。

如此,算是被拒絕了吧,青峰只回了他一句髒話。同樣是男人,他早就知道青峰不可能會接受自己,他們是這麼的不同。
火神大我,不喜歡女人,青峰大輝,不喜歡男人。
但是滿溢到胸口的感情,已經無法停止了,如果再不說出口,火神覺得自己似乎會爆炸,隱瞞情緒從來不是他的強項。
這樣也好,讓他徹底認清現實,青峰永遠不可能喜歡他,因為他是個男人。
火神大我,十八歲,第一次明白。

心,確實會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籃球拍打在地上、球鞋摩擦的聲響充滿整個體育館,少年們來回奔跑,汗水飛躍在空氣中。
「暫停!」
銳利的哨音響起,年輕的女教練大聲叫停,一臉不滿的雙手插腰,怒視隊上的大前鋒選手。

「火神,你過來一下。」
「…是,監督。」
身材壯碩的紅髮少年隨手抹掉汗水,服從命令走到場邊,心裡已經做好被責罵的準備。
「你怎麼回事?黑子不在場上就不會打球了嗎?這麼心不在焉!」
「……對不起…的說。」
「你已經保送上大學了,到底還有什麼事情讓你分心?」
「…呃,沒有…吧…」
「連回答都這麼有氣無力!給我打起精神啊!」
「…是!…的說。」
「…………唉。」
無奈嘆氣,麗子擺擺手,對於火神仍舊稱不上有精神的喊話感到煩躁。
一直以來她都認為,頭腦簡單、四肢發達,就是火神最大的優點,現在這小子竟然看起來有點憂鬱……憂鬱?火神大概連憂鬱的漢字都寫不出來吧。

「狀態這麼差,你今天就先回家休息。」
「監督,請再讓我上場!我保證一定會專心的。」
「不准!叫你回去就回去,廢話這麼多!順便幫我傳話給黑子,下周三有校外練習賽,看他能不能抽空來陪學弟練習。」
「我、我也能指導……」
「你˙給˙我˙回˙家˙去!不要讓我再說第二次!」
「……遵命…的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
火神漫步在返家的路上,暮色勾起了一點點的感傷。黃昏,同樣的黃昏,他跟青峰告白時也是黃昏。那天之後青峰不再與他聯繫,以往青峰只要一有空閒,也不管火神是否在忙,就會用訊息連發攻勢,喊他出來打籃球。
 打球
 笨蛋神來打球
 放下你手中的漢堡,打球了!


手機裡的訊息停留在兩周前,仔細端詳就會發現,兩人之間的交流僅止於籃球。原來,除了籃球之外,自己對於青峰就沒有更多價值了吧。
盯著手機螢幕上,不再跳動更新的通訊軟體,以前老覺得叮咚叮咚的提示音很煩人,但現在手機卻安靜地讓人胃痛。
只是因為存在著比友情更多的感情,青峰就對他置之不理了。

【叮咚】
清脆的鈴響讓火神心頭一顫,熟悉的音效,但手機上與青峰的對話視窗並沒有任何變化。他略帶疑惑的檢查,發現是黑子傳來的訊息。
?
 火神君,有空嗎?要不要來我家?
還附送一個瀟灑咬著玫瑰花的表情符號,火神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,這個圖實在跟黑子的冰山臉很不搭。要和黑子談談嗎?這個想法只在腦海中短暫浮現,就被火神否決了;黑子還在為大學考試做準備,不該給他添增無謂的煩惱。
不過,去黑子家一趟應該無傷大雅,畢竟是黑子主動邀約,還得把監督的話傳達給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
「請進吧,火神君,我家人都不在,不用拘束。」
「他們都去哪了?就你一個人在家啊?」在玄關脫掉鞋子,火神手中拎著一大袋漢堡,疑惑的問。
「家族旅遊去了,很過分吧,把考生一個人丟在家,一家人快樂的出遊。」
「是喔…啊,我有買香草奶昔,喝嗎?」
「謝謝你火神君,不過先來吃晚餐吧,我熱了一些冷凍咖哩,配菜是水煮蛋。」

看著桌上所謂的晚餐,火神愣了愣,默默從袋子中拿出漢堡,打開包裝。
「就知道會這樣,所以我先買漢堡了。」
「火神君,請不要小看咖哩和水煮蛋,他們是日本人的靈魂。」黑子哲也眼神很認真。
「日本人的靈魂不是納豆和味增哦?話說,我可以看一下冰箱嗎?」
「請便。」
咬了一大口漢堡,火神邊咀嚼邊蹲在冰箱前,開始翻找可以煮成晚餐的食材。黑子的家人可能才剛出門一兩天,冰箱中還有一些肉片、蘿蔔、馬鈴薯之類的材料。
「我弄個馬鈴薯燉肉吧,煮多一點,黑子你可以吃上兩三天,要吃的時候加熱就好,再用電子鍋煮點白飯,白飯你應該還會弄吧?」
一邊叨念著,火神手腳俐落的圍上圍裙,將食材取出整理好,迅速的開始削皮、熱鍋。
「叫火神君來果然是對的呢。」
「嗯?你說什麼?」
「沒事,我來幫你拿漢堡吧,你可以邊做菜邊吃。」
伸手把漢堡塞到火神臉旁,看對方像動物一樣,嘴巴自動尋找食物,然後大口咬下咀嚼的模樣,黑子哲也臉上浮現淺淺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
「吃飽了吃飽了。」
「感謝火神君製作的的晚餐,非常美味呢。」
雙手合十,黑子哲也眼神發亮的盯著火神大我,如他所預料的,對方略為尷尬地別過了頭。
「還、還好啦,隨便煮煮而已。」
「不,火神君真是我的天使。」只要用力的誇獎他,平時粗神經的火神就會變得害臊,黑子哲也熟知搭檔的反應,並且樂在其中。
「作飯給你吃就是天使,那餐廳的大嬸不就是聖人了」
「不過火神君,你真的有吃飽嗎?漢堡還有剩呢。」
飯桌上還放著三個吉士漢堡,以火神的食量來說,任何出現在他眼前的食物都應該立刻被殲滅才對,存活的漢堡是十分罕見的。
「嗯,沒什麼食慾,這三個給你吃吧。」
搔搔頭,火神將漢堡推到黑子面前,收拾起桌面的碗盤走進廚房。
沒有食慾?這種話是從火神君嘴裡說出來的嗎?雖然已經解決掉十七個漢堡及兩碗馬鈴薯燉肉,但會將食物剩下,情況仍然相當不尋常。
「……火神君,聽麗子監督說,你最近沒什麼精神。」
「監督?她什麼時候跟你說的?」
「今天傍晚接到電話。」
黑子跟著進入廚房,待在正在洗碗的火神旁邊,幫忙接過洗淨的碗盤,塞入烘碗機中。
「對喔,她可以打電話給你啊!那幹嘛還要我幫忙傳話!監督有跟你說下周練習賽的事嗎?」
「有的…我想,監督可能是擔心你吧,火神君。」
「呃、擔心我?」碗盤都清洗乾淨後,火神大我擦擦手,露出不解困惑的神情。
「畢竟你最大的優點就是精神,連監督都感覺你不太對勁,火神君,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
「……沒有吧,大概。」
被黑子像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凝視著,火神大我幾乎就要把他和青峰的事情說出口,但話到喉嚨又吞了回去,一方面不想給黑子增加困擾,另一方面他也會害怕,搭檔能否接受他是同志的事實。
畢竟這裡不是美國,是日本,火神還沒有心理準備將他的性向公諸於世,雖然他一向坦然面對自己,但這樣敏感的話題還是低調點比較好。

兩人沉默了一會兒,黑子凝視著他的搭檔,輕輕拍了拍對方的後背。
「如果真的有心事,你想說的時候,就來找我好嗎?我希望能替你分擔。」
「就說了,我沒事啦!瞎操心什麼。」
火神露出自認為最有精神的笑臉,希望黑子能放心,他知道考生是很辛苦的,自己因為體育保送而免除升學困擾,但黑子還在奮鬥當中,不想因為個人的事情,打擾到黑子讀書的情緒。
看著搭檔破綻百出的演技,黑子哲也能輕鬆猜到對方的心思,他面容誠懇、專注的凝視著火神。
「火神君,我所作的努力,是為了能夠和你進同一所大學。雖然我無法得到體育保送,但透過考試還是有希望的。」
「未來還想要繼續跟你一起打球,這就是我的目標。」
「所以,火神君就是我努力的動力,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情,我都很樂意傾聽。」

黑子哲也試著擺出最認真的表情,毫無畏懼的直視著火神的雙眼。一陣沉默過後,火神突然煞風景的笑了出來。
「噗、哈哈,黑子你好肉麻啊,真不習慣。」
「……我是很認真的。」
「對不起,我很高興你這麼說,但是真的……哈哈哈!」
「你和青峰君都可以當文藝青年,我就不行嗎?」
聽到青峰名字時,火神的笑臉僵了一下,隨即又回復原本的模樣;但這樣細小的變化並沒有逃過搭檔的眼睛。
「…話說,最近還有和青峰君一起打街籃嗎?」
「嗯、偶爾吧,通常都是青峰約的,他最近大概在忙,沒怎麼打了。」盯著廚房的流理臺,火神忽然莫名其妙的拿起抹布,開始用力擦起已經很乾淨的檯面,好像水漬都是他的敵人一般。
「聽桃井小姐說,青峰君也保送上C大了,現在應該很清閒才是。」
「……誰知道呢,管他的,我在學校打籃球就夠了。」
火神大我持續著虐待流理臺的作業,黑子端詳搭檔的反應,腦中轉了好幾個念頭。
不管怎麼看,火神君的反常肯定與青峰君有關係,吵架了?還是兩人有什麼過節,或者……黑子哲也內心深處有個猜想,但他不願說出那個想法,關於火神君可能是同性戀的這個事實,雖然很多跡證都顯示他的搭檔對女性絲毫不感興趣
如果火神君喜歡男人就算了,但對象是青峰君的話……一瞬間黑子感到既難過又受傷,從胸口湧出的酸意是針對誰,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撇開複雜的情緒,黑子哲也覺得自己想太多了,頭腦單純,生活只有籃球的兩個人,大概是為什麼無聊的小事吵架,也許過一陣子就會沒事;黑子哲也非常明白青峰君彆扭的性格,要短時間內言歸於好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

「火神君,別擦了,流理臺已經可以當鏡子了。」
「啊?喔。」看著光可鑑人的流理臺,火神大我露出有些尷尬的傻笑,停止虐待抹布的動作。
「…不管你在煩惱什麼,總之,我會永遠站在你這一邊,知道這點就好了,火神君」
「知道啦,黑子你今天真的很肉麻。」
「美國人不是都坦誠的表達內心想法嗎?虧你還是個海歸。」
「可是,從你嘴裡講出來不一樣啊……」
害臊的摸摸頭,火神有些不自在的盯著天花板;黑子喜歡對方這模樣,笨拙的想要掩飾害羞,此舉在他眼裡看來十分可愛。
「那個,黑子,你家人什麼時候才會回來?」
「預定日期是二十五號,還有整整一周,真是過分的家人對吧。」
「如果不會打擾你念書,這一星期……我、呃,可以在社團活動後來幫你做晚餐。」

聞言黑子眼睛一亮,立刻握住火神的手。
「誠摯歡迎!絕對不會打擾到我,吃飽才有力氣念書正是我的座右銘。」
「坐…右名?那是什麼?」
「那不重要,我很歡迎火神君來我家一起吃晚飯。」
「我是不希望你每天吃冷凍食品,才不是特別想和你一起吃晚餐!話說,你不是該去讀書了嗎?如果不讀的話乾脆跟我去打籃球!」
「來,這兒有顆籃球,火神小朋友乖乖,抱好它去沙發坐著看電視,黑子哥哥我要去念書了。」

「喂!!只抱著有啥用?!我才不要看電視……啊,有NBA轉播!黑子快點過來看!」
「……剛才是誰叫我去讀書的。」
兩人沒營養的拌嘴、打鬧,火神大我此時能發自真心地笑著,因為有摯友兼好搭檔的陪伴,能夠暫時忘卻擱在心底的那道缺口。
火神並沒有意識到,他會來到黑子的家中,多半是因為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
「……阿、阿大,阿大!」
「幹、嘛啊!想嚇死誰呀五月!叫那麼大聲。」
「是你一直恍神都不理我!我叫了你至少十次好嘛。」桃色長髮的少女雙手叉腰,怒氣沖沖地瞪著她的青梅竹馬,滿臉不悅。被怒斥的對象抬頭看了她一眼,又懶洋洋地趴回課桌上,望著窗外發呆。
「那一定是妳聲音像蚊子叫,沒聽到啦。」
「你…!算了,不跟你吵,說正事!雖然高三生沒有強制參加社團活動,不過下周三有練習賽,你要不要參加?」
「啥?我哪一次參加過了,還需要問我?」
「嘿嘿,這次不同喔,你猜猜是哪間學校要來比賽呀?」
回頭瞅了桃井一眼,青峰大輝一臉『早就猜到了』的表情,百般無聊的回話。
「妳會要我猜,八成是認識的人,是黃瀨吧?」
「噗噗,答錯了。」少女雙手交叉,比了個錯誤的手勢。
「還是綠間?…不要跟我說是赤司。」
「噗噗!還是錯,阿大你太沒有慧根了。」桃井露出得意又燦爛的笑容,拍拍手上的行事曆,宣布正確解答。
「誠凜喔!誠˙凜!」
將臉湊到青峰面前,桃井討賞似的開心問道:「怎樣,開不開心呀阿大?可以和火火打球了呢!」
「……啊,是嘛。」
出乎預料的,青峰愣了一愣,表情十分複雜,接著別過頭去不再理會桃井。
「欸?怎麼會,你沒興趣嗎?虧我還特意為你安排的!」女孩一臉錯愕的模樣。
「是妳自己想見哲吧,少來了。」
氣呼呼的嘟著嘴,桃井抓住青峰的肩膀,想逼他將視線轉回來面對自己,但藍髮少年趴在桌上分毫不動。
「吼,哲君要準備考試,早就沒參加社團活動了,練習賽他不會出現啦!」
桃井見青梅竹馬完全不理睬她,無奈地雙手抱胸,嘆了一大口氣。
「我是看阿大你最近沒什麼精神,猜想你大概是跟火火吵架了,想給你們一個和好的機會說……」
猛地,青峰大輝頭一扭瞪視著桃井,眉頭緊鎖。
「吵架?妳哪個蠢腦袋讓妳得出這種結論?這跟火神沒有關係好嘛。」
「欸?可是以前你們平均二點五天就要打一次街籃,從上上上周開始,阿大你已經有二十三天沒約火火打球了,還有,我看火火這幾天都在哲君家裡,就覺得你們之間一定有事。」
多久沒打球、平均幾天打一次都算得一清二楚,桃井五月就是這樣一個無所不知的女人,青峰大輝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「……火神在哲家裡?妳怎麼知道。」
「啊,果然還是很在意嘛!別急、別急,我找給你看!」桃井露出略得逞的笑容,從上衣口袋裡掏出粉紅色的手機,手指滑了幾下後,將螢幕轉向遞到青峰面前。
「你看,這是哲君的Twitter!」
接過手機,青峰皺著眉頭緊盯那小小的螢幕,看過昔日搭檔推特上一條條的訊息。

『今天配菜是炸雞和可樂餅,熱量超標但是很幸福。』
『中華炒飯、泰式海鮮沙拉配味增湯,奇妙的異國風情……』
『連烏龍麵條都能親手做出來,這種高中男子應該列為世界遺產。』
每日晚餐的菜單,配上豐盛過了頭的食物照片,類似的訊息大概連續了五、六天,然後青峰看見熟悉的身影。
『我應該是在天堂,因為天使在我身旁。』
照片中高大壯碩的背影,火紅色的頭髮表明了身分,他穿著明顯不合身的藍色圍裙,手中握著鏟子似乎正在炒菜;拍攝者還用修圖軟體加工,在寬廣的背部畫上兩個小小的白色翅膀。

青峰大輝盯著這張照片,表情變得陰沉。
「火火他很過分吧!連續一周都去哲君家裡做晚餐!還很好吃的樣子!這樣叫我怎麼辦呀…」
桃井認真的擔心起自己的廚藝,有火神的高標準作為對照,想要征服黑子的胃更加困難重重;當少女還在煩惱戀愛之路時,青峰一把將手機塞到桃井的胸口,粗魯的推開椅子起身走人。
「欸、阿大!你要去哪呀?」
「去大便啦!連廁所妳也要跟嗎?」
「你講話可不可以文雅典一點……啊、練習賽你到底參不參加呀?阿大、喂阿大!」
無視於桃井在背後叫喚,青峰大輝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 ◇◆◇
上課鐘聲悠悠響起,學生們匆忙進入教室,青峰漫無目的在校園中亂晃,他當然沒有要去廁所,只是不想再聽桃井聒噪而已,

心情惡劣,很惡劣。
真想打籃球。
這麼想這的同時,青峰大輝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來到體育館,此時一群普通學生正在上籃球課,運球撞擊地面的聲音砰砰作響,老師指令的哨音刺耳尖銳。
火神真是個王八蛋,青峰心想。
好不容易找回打球的樂趣,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,這樣美好的籃球生活卻被破壞了。
他媽的什麼喜歡,見鬼。
身為一個性向正常的男人,青峰從來沒有想過身邊會出現異類,應該說,同性戀?似乎從來不屬於籃球員圈子會出現的人種,想不到身邊就有一個,然後那個人還見鬼的說喜歡自己。
那日黃昏,他罵了髒話掉頭就走,是因為震驚過度以至於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。
青峰同時也怕,他害怕與火神視線相對,害怕接收到對方的感情。

他承受不起。
不是沒有拒絕過別人的告白,只是,火神是很特殊的,是一個男人,也是一個籃球上的朋友;青峰完全不想回應火神的感情,也不願意失去這個球友。兩相矛盾下,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火神,青峰選擇了避不見面。只是,與火神斷絕來往比想像中難熬,他很難克制內心與身體的衝動。

好想打球,想和火神打籃球!
換做誰都不行,如同嚐過生肉滋味的野獸,不可能再回去吃飼料罐頭,享受過和火神正面對決的快感,與其他人的籃球就好像白開水一樣,淡而無味。
可就在青峰萬分煩惱的同時,罪魁禍首卻和前搭檔兩人開心的在玩扮家家酒,恩愛的模樣真他媽的該死。
該不會火神和哲搞在一起了?這個念頭讓青峰大輝胸口發燙,無名的怒氣湧上心頭。
見異思遷的死同性戀,沒節操、去死。青峰自知腦中的謾罵是毫無根據的指控,哲這個傢伙本來就對火神抱著高度的熱情,他們如此親密早已見怪不怪。
那麼,為此苦惱的他是傻瓜嗎?
自己跑來告白,然後又像沒事人一樣過著正常的生活,火神大我攪亂了青峰所有的生活步調。更令青峰火大的是,就算他因為覺得尷尬而不再約火神打籃球,那傢伙就不會自己主動來約嗎?

所以火神他媽的是個王八蛋,青峰肯定的說。
       ◇◆◇
「誠凜的各位,這邊請喔。」笑容滿面的桃井,腳步輕快的走在隊伍前頭,傲人的上圍隨著步伐晃動,帶領誠凜籃球部的成員們步向體育館。
「欸看到沒!桐皇球隊經理的身材!」「真好呀!桐皇有那樣的經理在場邊加油,你看我們的,胸部好ㄒ…………啊!監督!」
兩名一年級新生細聲耳語,沒料到球隊監督的耳朵比狗還靈敏,她站在他們身後,面容扭曲。
「你們說胸部什麼?也讓我參與一下吧?」雖然嘴角上揚,但麗子臉上的表情絕對不是笑容,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問著。
「沒有!監督,我說監督很ㄒ…呃、性感!」
「嗯?再說一次?」麗子雙手握拳,指節霹靂啪啦響。
「監、監監監監督饒命啊啊!」

當女人憤怒的復仇正在熱烈進行時,沒有理會隊伍前方的吵鬧,火神大我一個人慢步於隊伍最尾端,心不在焉的走著,不時還四處張望,神色略顯緊張。

如果見到青峰,要說什麼?
當知道練習賽對象是桐皇時,火神一度想拒絕參加,但心中又有個聲音告訴他來加不可。
想打球,想和青峰打籃球。
雖然青峰不一定想見到他,兩人的關係也因為自己莽撞的告白而降到冰點,但火神仍然無法克制想與青峰對決的慾望,參加練習賽就是唯一實現願望的機會。
不過以青峰的性格,他大概不會出現吧,火神心想。

「打擾了!今天請多多指教!」
「請多多指教!」
一行人進到體育館,球場上桐皇的球員們早已開始練習,兩隊互相打過招呼,隨即開始練習賽的準備。
火神大我做著熱身動作,眼角餘光在尋找青峰的身影。
沒有,青峰沒來。
是失望還是放心呢?火神心中懸宕的石頭沉了下來,但他一點也不感到輕鬆,那種焦慮的感覺,還沉甸甸地壓在身體深處。
比賽開始,前兩節由一年級的新生為主,二年級為輔進行交流練習賽,目的是讓年輕的球員多一些實戰經驗;雖然誠凜的選手素質不差,但比起重視籃球的名門桐皇,兩者還是有相當大的實力差距。上半場結束,兩隊比分差距二十,桐皇領先。
「表現不錯,一年級的,你們盡力了!火神,第三節該你施展身手,讓桐皇見識一下誠凜的爆發力!」
「是的,監督!」脫掉外套,火神氣勢高昂的回答。
「誠凜,上了喔!」
熱烈的精神喊話響徹體育館,火神大我奔馳在球場上,火紅的身影帶動了分數,記分板上誠凜的數字正在快速飆高;第三節倒數五分鐘,兩隊的比數只有些微差距,誠凜後來居上,幾乎就要逆轉賽局。

「…火神大我還是一如往常,充滿幹勁啊。」桐皇的原澤監督,坐在場邊默默觀察。
「是呀,火火本來沒什麼精神的樣子,但果然一打起籃球,神情就變了呢!」
桃井笑著回應監督,對於場上桐皇的劣勢並不感到緊張,快速的在手中的筆記本上抄抄寫寫,記錄每一個場上球員的狀態。
「不過,還是感覺少了點刺激…如果阿大在就好了。」
「呦,五月,叫我啊。」
猛然一隻手按在桃井的頭頂,她吃驚的抬頭,發現青梅竹馬不知何時已站在身後。
「阿大!你不是說不參加嗎?怎麼又來啦!」
「…………路過。」
青峰大輝隨口回應,眼神緊盯著籃球場上的火紅人影,目光逐漸銳利。
哨音響起,第三節結束,兩隊比分僅差一分,誠凜領先。球員們陸續回到休息區,隊友看見青峰時出聲喊了他,聲音傳到了火神耳裡。
猛然回頭,他發現籃球場對面的青峰,正狠狠瞪著自己,像隻盯上獵物的猛獸;火神渾身劇烈一震,體內好像有什麼開始燃燒。
對了,那是想要挑戰勝利的血液。

「想要上場嗎?青峰。」將一切盡收眼底的原澤監督,適時的出聲。
青峰沒有回話,只是緊盯著敵隊的休息區,眼中有興奮、憤怒各種複雜的情緒。
『阿大分明就熱身過了,還說只是路過,根本就很想打球。』桃井小聲地在監督耳邊細語。身為青梅竹馬,她對青峰的行為舉動再瞭解不過,他早就期待著與火神打籃球,只是彆扭的不肯太早現身罷了。
桃井喜歡青峰興奮的眼神,亢奮的阿大展現出的籃球帥氣得讓人目眩,但是憤怒?就算是她也搞不清楚這種情緒是從何而來。
此時青峰滿肚子不爽,其實他從第三節就在某處觀看球賽;只是火神奔馳在球場上瀟灑的身影,得分時的燦爛笑容,真的讓人十分火大。
火神這傢伙,就算球場上沒有他,也玩得很愉快嘛?
這個奇怪的念頭讓青峰莫名惱怒!
第四節開始,球員們紛紛回到球場上,火神走到定位時,發現前方站著熟悉的身影。
極度不悅的表情,同時夾雜著興奮和傲氣,青峰大輝眼神緊咬住紅髮少年,隨時準備出擊。這讓火神大我身體微微顫抖,喜悅的發顫。

「準備好被我痛宰了嗎?」該死的王八蛋、笨蛋神。
「啊,今天一定要贏你。」
之前的糾結與煩惱都被拋諸腦後,當兩人站上了球場,他們的腦中就只剩下籃球,是兩匹追逐勝利的野獸。
於是激烈的比賽開始了。

      ◇◆◇

「多謝指教!」
練習賽結束,桐皇獲勝。兩隻隊伍的球員互相行禮握手。從籃球模式中逐漸退出的火神,發熱的腦袋一但冷靜下來,才突然的感覺緊張和尷尬
他剛才和青峰正常講話了嗎?腦中記得的只有球場上廝殺的過程,其他事情都變得模糊。
回頭望向青峰,才發現對方也正在看著自己,四目相交的瞬間,火神下意識的立刻別過臉,假裝忙碌地整理起休息區的物品。他並不想逃避,但此時火神腦中不斷浮現那日黃昏,青峰漠然離去的背影,那令他的胸口又開始隱隱作痛。
火神大我背對桐皇的休息區,刻意不讓自己看到青峰的動靜,佯裝鎮定的與隊友們交談嬉鬧,卻無法忽略背後逐漸灼熱的強烈視線。
猛的一隻手抓住了他,青峰大輝出現在火神旁邊,表情十分難看。

「笨蛋神,你給我過來!」
用力的抓住火神的上臂,青峰不分青紅皂白的將人拖著走,引起誠凜休息區裡一片譁然。
「什、喂!你幹什麼呀青峰?」
「過來就對了!」
「監、監督!」火神試著向麗子求救,但對方只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,而桃井不知何時也站在麗子身邊,俏麗臉龐上掛著神祕的微笑。
「火神,你就放心去吧!我們會等你回來。」
「火火,加油喔!」
加什麼油?火神大我滿腦子問號,眾目睽睽下被青峰粗魯的拖出了體育館。
桐皇學園某的隱密的角落,綠樹成蔭,光影交錯的在校舍建築物上,映著兩個高大少年的身影。
「青峰,夠了!我自己會走路!」
掙扎著甩掉禁錮自己的手,火神大我不滿的瞪著前方的藍髮少年,對方也回看著他,兩人大眼瞪小眼陷入了僵局。
「…你到底想幹嘛?」火神沒有耐性的打破沉默。
「你剛才,在躲我對吧?」
「什麼?」
「剛才在體育館,你轉過頭了!不要說你沒有!」莫名其妙的青峰開始發怒,音量逐漸大聲起來。
「哈?我、我只是……不對!我轉頭又怎樣?你還不是整整一個月沒約我打球!誰在躲誰呀?」
本來還有些心虛的火神,被青峰咄咄逼人的強勢語氣搞得火氣也冒了上來,忍不住反質問對方。

「我沒有躲!那叫迴避!況且火神你是怎樣?我沒約你打球,那你可以自己來約我啊!」
「誰知道呀?我以為你不想見到我了!我以為……」
火神突然的語塞,自己到底想說什麼?青峰沒有理由要對他好,他們只是朋友;況且在那日黃昏之後,也許連朋友都不是。

面對火神突如其然的沉默,青峰大輝頭腦逐漸冷靜了下來。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憤怒,反正就是不爽,明明是火神擅自告白破壞彼此關係,現在反而像他才是同性戀似的,緊追著火神不放,憑什麼是那個王八蛋在躲他?
青峰搞不懂,事情怎麼變的這樣複雜,他只想兩個人好好的打籃球。
如果火神當時沒有告白就好了。
這個念頭竄進腦海的瞬間,青峰大輝不假思索地開口。
「火神,那一天你說的話,我就當作都沒聽過。」

迎接到火神詫異困惑的目光,青峰心中忽然冒出了微小的罪惡感,但他無法停止自己的嘴巴。
「我跟你之間只有籃球,僅此而已;其餘的都忘掉,這樣我們就還是朋友。」
火神大我愣愣的盯著對方,一時會意不過來;言下之意,就是叫火神不要喜歡青峰、不要有多餘的感情,他們兩人之間的聯繫僅僅是籃球。
心臟好像被重重打了一拳,顫動、抽痛。
直接了當的拒絕,青峰根本不想管火神的心情,他只想著籃球,想著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。明明早就設想過最壞的情況,但實際聽見青峰說出口,還是比所有可怕的想像更具殺傷力。

原來,他的感情就像垃圾,可以隨手就丟。
值得慶幸的是,至少在籃球上,你對青峰來說還是有價值的。火神心中有個聲音如是說。接受吧,你只能接受,不然連青峰的籃球你都將失去。

「…啊,早就忘了,那天我的胡言亂語,都忘了。」

過了許久,火神大我緩緩開口,語氣相當平靜。
「是、是嘛,這樣就好!」
盯著遠方的樹梢,青峰大輝感到安心的同時,心底卻有種不踏實的慌張;他不敢看火神的表情,如同那天黃昏一樣,少年害怕接受到任何感情的訊息。
如果此時火神是一張泫然欲泣的臉,他想他會被罪惡感侵蝕而死。

「發什麼呆呢?青峰,回去了!我肚子好餓!」拍拍青峰的背,紅髮少年燦爛的笑著,催促對方回去體育館,並且希望此時自己的笑臉沒有任何破綻。
「…喔,走吧!可憐你今天又輸了一次,晚餐讓我請客。」
「喂,今天的不算!我第三節下場時的誠凜落後很多,論得分我才沒有輸!」
「少來,你沒有一次成功阻止我進攻不是嗎?」
「那是……」
少年們爭執著籃球的勝負,互相打鬧著並肩步向遠方,逐漸西下的斜陽拉長兩人影子,交疊成一個融合的黑影。

一個影子,兩顆毫無交集的心。
他們在情感的道路上從此分歧,也許不會再有任何的交叉口,僅依靠『籃球』這條細線確認彼此仍然存在於彼此的生命中。

因為他們是如此不同。




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