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80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睚眥】第二章

人界,江南吳都。 江湖中的盛事,一年一度的武林大會正如火如荼的展開,數以千計的江湖人士前來一較高下,也吸引了不少看熱鬧的販夫走卒,將比武會場擠得水洩不通。 廣場中央高起的石臺上,兩位少年英雄正打得不可開交,圍觀群眾頻頻叫好,隨著比試場上的情勢鼓譟。而石臺四方角落,立起了高聳的樓臺,正是江湖各派掌門長老們,悠哉喝茶、觀賞子弟兵們切磋武藝的好場所。 現在的武林大會,不再是盟主之位的爭奪戰,而是武林新秀們初試啼聲、嶄露頭角的最佳機會。 這樣的演變,還得從帝國的少年皇帝說起。俗話說「民不與官鬥」,就算是武藝超群的高手,一虎難敵眾犬,也難以抵擋國家軍隊的千軍萬馬;因此武林大會總是舉辦在南國吳都,遠遠離開天子所在的京城,歷代皇帝多半就也就睜隻眼、閉隻眼,彼此相安無事。 只是新登基的少年皇帝,表面上說是尊重民間武術,實際上卻在各大門派根據地駐兵,以龐大的軍事力量壓制這些武學名門,監視意味濃厚;倘若江湖中有紛爭、械鬥,軍隊也都會插手干預,不服從軍令者一概論斬。 新皇帝這樣的強勢作風,讓武林高手們變得低調許多,不再鋒芒畢露,畢竟皇帝的眼線無所不在。像這場武林大會中,就混入了許多平民打扮的官兵,一方面防止暴動,一方面收集情報;哪個武學門派出了個絕世高手,就等著被皇帝派重兵監視,不得安寧。 因此現在的武林大會,成為年輕武人們練膽量、試身手的場合,真正的高手反而退居幕後,不再現身。 至於武林盟主一位,改由各大門派聯合推舉,當然,還得有政府的默許才行;故這些年來,吳都滄浪派的司徒氏,一直都穩坐著武林盟主的寶座,原因並非滄浪派的武功技冠群雄,而是──他們愛好和平。 說來挺矛盾,但凡事以和為貴,這正是滄浪派得以生存的不敗法則。 比試場上,滄浪派的青年司徒峰,嶄露了他過人的天份,逐一擊敗了前來挑戰的對手。年方二十出頭,司徒峰已被認定是滄浪派的掌門接班人,相貌堂堂、剛正不阿,在地方上早就小有名望。 「我、我認輸了……」 滿頭大汗,蓄著鬍子的壯漢被司徒峰打得節節敗退,終於不甘心的認輸,黯然退場。臺下的觀眾一陣鼓譟,第十四人了!這司徒峰好是厲害,已經連續擊退十四人了!看來今年武林大會的冠軍非他莫屬,不愧是滄浪派的傳人! 「還有人要上來挑戰嗎?」中氣十足的喊道,司徒峰雖略顯疲態,但神采奕奕,臉上是掩不住驕傲得意。 現場的群眾滿心期待著下一個挑戰者,但過了許久,卻遲遲沒有人上台宣戰。司徒峰環顧四週,又再大聲問了一次:「還有人要來挑戰嗎?」 依舊沒人應聲,群眾開始議論紛紛,莫非今年的武林大會,就要在此結束? 忽然一道紅色影子,無聲無息閃過眾人眼前!司徒峰才一個眨眼,身前就出現了一個滿頭紅髮的高大男子! 他心中一驚,好快的身法!自己竟然看不清男子的動作,連對方從哪裡出現的都無法判別。而且那一頭醒目紅髮,和眉宇之中夾帶的兇殘之氣,竟讓膽大過人的司徒峰也不寒而慄。 臺下更是一陣譁然,怎麼憑空出現一個男人?而且樣貌好生奇怪!像用刀刻出來的輪廓鋒利而不祥,劍眉、鷹眼、薄唇,再加上挺直高聳的鼻樑,這人怎麼看都不像中原人士,倒像是北狄傳說的惡鬼羅剎! 更駭人的是那鮮血似的紅髮,雖然西戎番邦不乏色目、色髮之人,但從未見過如此艷紅的髮色,看著恐怖嚇人! 「挑戰者,報上名來!」 穩住心神,司徒峰大聲喝道。比武最首要就是氣勢,若他顯露出一丁點害怕,就先輸了一半! 紅髮男子默不吭聲,只是盯著司徒峰手上的寶劍,被看得緊張,司徒峰握緊武器擺出備戰姿態;這人高深莫測、身法飄渺,不知會使出怎樣的招式,還是小心防範的好。 「…你那把劍,不錯。」 沉默了一會兒,男子終於開口,聲音低沉而有力,穿透了整個會場。 「若我打贏你,劍就歸我。」 這廝原來是來搶寶劍的!群眾開始竊竊私語、議論紛紛。 誰不知道滄浪派的傳家寶貝,就是司徒峰手上拿的那把「龍吟劍」!龍吟劍由天鐵打造,劍身雕有金龍盤繞,劍柄飾著兇猛睚眥獸臉,雕刻精美傳神。江湖盛傳龍吟劍鋒利無比、削鐵如泥,在舞動時會更發出龍吟虎嘯之聲,威武懾人,因此得名。 過往龍吟劍,一直都是眾家武人搶奪的對象,浪滄派之所以能獨佔寶劍,也是第八代掌門從別人那搶來的;但也因為司徒氏的高超武藝,和穩若泰山盟主地位,使得龍吟劍再也沒離開過浪滄派,唯有在武林大會時能一睹其丰采。 「這種無理的要求,恕我無法……!!」 話還未歇,一道銀光倏地逼到司徒峰眼前,他臉一側、身體一轉,立刻出劍迎擊!但才剛抬手,跟前的紅髮男子又不見蹤影。 「太慢了。」 頸後傳來低語,司徒峰心頭一驚,手肘翻轉將長劍往身後刺去,卻落了個空!一陣冷風襲來,他暗道不妙,快速蹲下身子,躲過敵人的致命攻擊,順勢揮出劍氣掃過對方腿部。 往後一跳,紅髮男子輕鬆閃過了司徒峰的攻勢,頗似玩味看著眼前青年。 「你,還不差。」 不給敵手任何喘息空間,司徒峰立即發動凌厲的攻擊,使出滄浪派絕學白羊劍法,招式一虛一實、變幻莫測,讓台下觀眾看得是嘖嘖稱奇,鼓掌叫好。 紅髮男子揮劍接招,沒有太大的反擊動作,司徒峰看似佔了上風;但他很清楚地知道,男子的武功不只如此,此時沒有出手壓制,只是尚未看清他的劍法脈絡,等對方透析招式之後,他就再沒勝算了! 思及此,司徒峰的攻勢更加兇猛無情,招招皆足以致命,卻都被紅髮男子游刃有餘的檔了下來;眼見攻擊無效,資歷尚淺司徒峰有些急了,動作雖又更快更凌厲,但慌忙之中卻露出了破綻。 鷹眼一瞇,紅髮男子眼中像是閃過紅光。 司徒峰看愣了,劍路不自覺地偏了幾吋,就是那麼一丁點空隙,煞那間,劍氣竄入,打亂司徒峰整個套路,他身子偏了些,一抬眼,對上的竟是尖銳的刀鋒。 銀光,刺目。 劍與眼之間,不過幾張薄紙的距離,司徒峰屏氣凝神,深怕一呼吸,敵手的劍鋒就會刺瞎他雙眼。 「你,輸了。」 冷漠而高傲,紅髮男子輕吐話語。全場鴉雀無聲,他那充滿力量的低沉嗓音迴盪著,是令人無法忽視的強大壓迫感。 「劍,給我。」 「…不給!龍吟劍乃滄浪派之物,豈能隨便與你!」無懼於紅髮男子駭人的臉色,司徒峰怒瞪回去,眼神亦是堅定。 「我司徒峰既為手下敗將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!但這龍吟劍,不能給你!」 紅髮男子聞言,兩把刀似的眉毛緊緊皺在一起,看來更加可怖;他似乎在沉思,雙眼緊盯著司徒峰看,卻沒有任何動作。臺下群眾見情況如此,心底是更加緊張!這人身法如此詭譎快速,也許一眨眼,那司徒峰的腦袋就沒啦! 瞬間!紅髮男子抬手,刀光劍氣劃破寂靜。 「鏗!」 一個雪白身影倏地出現,橫在司徒峰與男子之間! 「哎呀,大俠手下留情吶。」一把看似破爛的拐杖,硬生生接下了紅髮男子的劍。 闖入比試場的,是名白髮白鬚,看來普通至極的矮小老頭;他一手持杖擋劍,一手緊扣住男子的手肘,和藹的臉上笑容可掬,毫無肅殺之氣。 紅髮男子擰眉,不動聲色的加重力道,那劍卻是文風不動,就這樣砍在老人的杖上!扣住男子肘部,那滿布皺紋的手掌催起了強大真氣,竟讓紅髮男子一時無法掙脫。他瞪大了眼睛,有些驚訝……這股熟悉的氣息,是仙氣? 空氣微震,蒼老的聲音在紅髮男子腦內響起。 『大俠欸,我這曾孫就這樣一雙手臂,被你砍了,以後咱練劍呀?』 心音!這小老頭是何人,竟會仙界才有的心音傳話之術?!紅髮男子目光益發銳利,狠狠瞪視眼前的白衣老人。 『噯,別這麼兇,不過就是要這龍吟劍嘛!咱們有話慢慢講,看在老朽的面子上,劍先收起來唄!』 白鬚老人被皺紋覆蓋得快看不見的眼睛滿是笑意,沒有任何要動武的意思,而那環繞周身的仙淨之氣,和緩安詳,其功力之深厚,非常人所有。紅髮男子沉默了一會兒,靜靜地收劍,入鞘。 喧嘩之聲四起,圍觀群眾終於回過神來,開始議論紛紛。脫離險境的司徒峰大喘一口氣,早已冷汗涔涔,臉上毫無血色。 『謝大俠賞臉,老朽代峰兒,感謝大俠不砍手之恩哪~』爽朗笑道,老人繼續在紅髮男子腦內講話。 『欸對了,大俠,還沒請教大名?』 「……鷹。」 『鷹?這是名還是姓呀?』疑惑,白髮老人歪頭看著自稱鷹的男子,卻不見對方有進一步回答的意思。好唄,鷹就鷹唄,只是單一鷹字唸起來沒氣勢,老朽就自己加油添醋一下好了! 「咳嗯!」清了清喉嚨,老人轉身面對臺下的群眾,開口說話;蒼老的聲音雖略顯沙啞,卻仍是中氣十足、聲如洪鐘。 「老朽乃滄浪派八代掌門,現任武林盟主-司徒白羊!」 「現在宣布,本次武林大會的勝者,就是我身邊這位英武過人、技藝超群的壯士-紅鷹大俠!大家為他熱烈地喝采吧!!」 一片寂靜,所有觀眾面面相覷、困惑不已。這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本來紅髮的要砍人,武林盟主出來救人,但這兩個就站在那大眼瞪小眼,什麼話也沒講,然後就說是紅髮的贏了??怪哉! 如此,本屆武林大會,就在這般詭異尷尬的氣氛下,草草落幕了。 且說睚眥來到人間,腦子裡想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人比試。 在擁有仙靈魄時,他也曾數度與人類交手,明白普通凡人之脆弱;如今缺了那仙靈之力,武功雖不受影響,但真氣內功卻與以往略有不同。睚眥得試試,才能知道以自身現在的力量,到底要怎麼拿捏輕重,才不會傷害到人類。 『睚眥,龍身豺首,性剛烈,嗜殺好鬥。』相傳,人間對他有此描述。 在睚眥想來,他並非嗜血之徒,只是人類的性命對他來說,也是無關緊要的渺小之物,隨手抹去,無謂可惜。但這次會這麼小心翼翼,就是他那嘮叨的五弟,專律司法的狴犴,在臨行前千叮嚀萬交代,說神仙入凡間千萬不可擾亂俗世倫常,不可殺人、不可強搶民女、不可吃飯不付錢……諸如此類。 這世上,睚眥無所畏懼,但就是這五弟狴犴的喋喋不休令他抓狂,卻又無可奈何。這回若是不慎殺死凡人,想必又要被那婆媽狴犴叨唸上幾個時辰,睚眥不得不謹慎。 走在人間不知名的鄉野道路上,睚眥思付著,該去哪兒找人與他過招呢? 「此、此路是我開!此花是我栽!想要打這邊過去,就拿錢來!!」 忽然一個破爛粗啞的聲音,打斷睚眥得思考,他抬眼一看,是個手持大刀,黑黑瘦瘦的年輕小伙子,齜牙裂嘴的正對著他叫囂。 「我我我…我左青龍,右白虎,胸口有朱雀,背後有玄武,頭上有仙人,腳下有玉女!我我我……我…」 娘呀!不過就是攔路打劫,怎麼就遇上一個看來比流氓還兇神惡剎,滿頭紅髮的番人呀!而且體格健碩、目光如炬,一眼瞧著就是個武林高手的模樣!這、這錢要不到就罷了,說不定還要賠上小命呀,嗚呼哀哉! 小小山賊心中痛哭流涕,但人都跳出來了,總不能縮回去吧?!嗚… 「…你,會武功?」睚眥打量著年輕人,低聲問道。 「沒、沒錯!本賊武功蓋世,要命的話,就快點把錢拿出來!!」雖然不知道這紅毛的想幹嘛,但總之先嚇嚇他! 「你喜歡錢?那甚好,與我比試,錢就給你。」 「嘎?」 年輕人還困惑著,睚眥的劍已出鞘,凌厲劍式朝山賊揮舞過來! 這武藝不精的小山賊嚇得哇哇大叫,大刀一抬檔在臉上,碰巧擋掉了逼到眼前的劍。劍鋒一轉,睚眥又迅速出招,山賊驚慌得左閃右閃,連退數步,一個重心不穩便跌了個狗吃屎。 「哇!大俠饒命、大俠饒命!!」年輕山賊抱著頭,瑟縮著身子大喊。老天爺,這紅毛的太厲害!怎麼這麼霉運,就給他碰上了呢? 看山賊畏縮的模樣,睚眥皺眉。人類這麼不經打?他還沒正式出招,對方就嚇得求饒……罷了,看來是選錯人,再繼續尋人比武便是。 「說好的錢,拿去。」 掏了掏袖袋,睚眥拿出了一小包錦囊,裡面是狻狔給他準備的一些銀子,方便他在人間使用;久未下凡,人界的金錢該是多少價值,睚眥全沒概念,隨手捏了幾塊銀元丟在山賊面前,瀟灑轉身離去。 「…騙人的吧?」確認睚眥真的走遠了,山賊這才膽戰心驚的抬頭,看到眼前亮晃晃的銀子,不可置信。 有詐,必定有詐!哪裡有大俠打贏了,還把錢財送給賊人的道理?!年輕山賊戰戰兢兢的伸手撿起銀元,放進嘴裡一咬!媽呀,還真是銀子!貨真價實的銀子!! 「走運、這回走運了哈哈哈!」顫抖的把錢收好,山賊刀也不要了,揣著懷裡的銀元匆匆跑走,開心得不得了。 再說睚眥離開小山賊,又毫無方向的繼續胡亂走,希望和習武之人來個不期而遇。 在一般人想法裡,找高手比試這事兒,根本就像是大海撈針,好歹得先進城問個路,弄清武林門派的位置再作打算。但換作睚眥,就壓根兒沒這必要,因為就算問清了方向,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走。 若問他是否不識路、是方向痴?他是絕對會跟你翻臉的。 於是他大爺就這樣,繼續在人煙罕至的郊道上直直往前走,反正向前走,總會有個底的。 好在約莫兩、三個時辰之後,路上出現了一批衣衫飄飄的俠士,看來就是武林之人的模樣,雙方比劃個幾招勝負立現,凡間的武人要與仙界的睚眥抗衡,仍是螳臂擋車。 在睚眥皺眉感嘆人類羸弱不堪,接著又繼續直直往前走之際,這群落敗俠士飄飄地追了上來,說大俠身手如此不凡,定要去武林大會一展風采才是! 武林大會?聽起來是個武人群聚的地方。 是呀大俠,全國的頂尖高手都在那兒了!就在江南吳都,熱鬧的很! 江南吳都,知道了。 哎呀大俠,江南是反方向呀!要不,讓兄弟們替您帶路吧……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 其他龍子的故事: 浦牢{王子與狐狸} -- Naked Light 椒圖{蘇月珩雪} -- 左腳傷口住了個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