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84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睚眥】第一章

至於仙靈魄什麼的,對他來說也無足輕重。他所擁有的力量,並不會因為失去靈力而有所衰退;精悍的肉體、極致的武藝,這些是任何法術都奪不走,永遠屬於睚眥的強悍。 在他的世界中,只有力量才是唯一。 所以他感興趣的,就是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;兵器、武功、強者,從來只有這些充滿力量,並能讓他變得更加強悍的事物,才能進入睚眥眼裡。 「你很冷漠,孩子,你缺乏常人該有的感情。」父親曾這麼說過。 但他並不介意,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夠證明,擁有一顆感情豐沛的心,能使他獲得更多的力量。既然如此,對於追求武藝顛峰的他來說,感情不過就是多餘的東西;而徒弟、仙靈魄之類的,也同樣無關緊要。 因此,就算被女宿背叛、失去靈力,他的生活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。 本應該是這樣。 推開厚重的大門,睚眥跨入睽違數天的宅院,他站在門前環顧四周,卻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。 ……奇怪,他為什麼要在這裡停下腳步? 皺起刀鋒般銳利的劍眉,睚眥本來就帶有戾氣的臉,顯得更加恐怖嚇人,讓站在一旁的侍從男孩內心抖了好幾下,胃腸抽筋打結。 誰不知道龍子睚眥的僕役,是他們小仙界的噩夢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工作!有言道,睚眥性好殺。先不管傳說真假,光看那張銳利凶狠的臉,和滿頭鮮血般腥紅的長髮,那無型之中散發出來的狠戾殺氣,就足以讓人心驚膽戰、雙腿發軟;更何況是天天跟在身邊服侍他,誰有那個膽量啊! 幸運的是,百年前睚眥破例收了徒弟,僕役的工作也就由徒弟一手包辦,解救了這些擔心受怕的小仙人們;但天不從仙願,這次的角宿叛變事件,讓睚眥唯一的徒弟也離開仙界,空出來的僕役位置自然得有人頂上了。 ……那徒弟八成是待不住了,想逃離龍子才故意叛變的吧!不幸抽中籤王的小侍從內心暗自嘆道。 而睚眥,無視於身邊多出來的僕人,眉頭深鎖兀自沉思。 為什麼他一踏進門,就自動的停住了腳步?他從不做無意義之事,會在此駐足,必定有其原因。而且,感覺似乎少了點什麼…… 太安靜了。 睚眥這才回想起來,以往他一踏進門,那隻小蝙蝠就會立刻黏上來,呶呶不休的報告今天的進度、晚餐的內容云云,無聊又繁瑣之事;就算自己毫無回應,女宿還是會傻笑著,繼續追在他身後說話。 現在耳根清靜了,不是挺好嗎? 「呃…大人,您在等什麼嗎?」畏縮的,小侍從謹慎地問了。他其實也不想開口,只是龍子大人杵在門口,擺著一張可怕的臉發呆,實在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。 「…等?我在等?」 意外的,睚眥轉頭看了侍從一眼,那看似有些疑惑但又十足恐怖的表情,讓膽小的侍從嚇得慌了手腳,趕緊道歉。 「不、不,小的只是看您站著不動,以為您在等人…呃不!在思考!小的不該打擾您偉大的思考時間!請龍子恕罪!小的……」 侍從男孩哇啦啦的一大串話,睚眥全沒聽進去。他驚訝的發現,原來自己會站在門口,是在等………等誰? 腦中瞬間浮現的身影,讓睚眥有點不愉快。想不到,他竟然會為了那隻蝙蝠而駐足,甚至等待?他不喜歡這個事實,但不得不接受;沒有經過思考的下意識反應是無法騙人的,他已經習慣了女宿的存在。 皺著眉,睚眥快步走進屋內,離開這個讓他不悅的地方。 但接下來的日子,並沒有過的比較順心。 早上醒來,多了一盆溫熱的水和毛巾擺在床邊,還有人等著給他梳洗換裝;但小侍從並不知道,睚眥剛起床時是生人勿近、見佛殺佛的壞脾氣,不僅可憐的男孩嚇得小命去掉半條,也壞了睚眥一整天的情緒。 接著,上午是辦公的時間,睚眥本是掌管天下兵器之神祇,但由於有個驍勇善戰的三弟蒲牢,代他處理了大部分的戰爭事務,他基本上是沒什麼工作,因此多半會待在自家庭院裡練武;現在少了神靈之力,更是落得輕鬆,什麼都不必管了。 只是以往練武時,通常都有隻小蝙蝠站在旁邊看,還不時提出一些問題或鼓掌叫好,吵鬧得很;起初覺得煩人,但習慣之後,現在少了女宿的噪音,睚眥練著練著竟然無聊了起來。 他居然會覺得練武乏味!這事兒萬萬不該發生在他身上。睚眥對此十分氣惱,便讓新的侍從來觀看,還命令他要製造出聲響;但小侍從怕極了睚眥,也不諳武藝,不是緊張的喊不出聲,就是喊錯了時機,打亂睚眥練武的節奏。 不順,很不順。 睚眥活到現在,第一次過的如此不舒爽,像是石頭卡在胸口,做什麼事情都不順心;新的侍從樣樣都不對勁,還不如不要,因此睚眥讓他回去,並讓管事的不要再給他派新的僕役。如此一來,生活起居方面是好了許多,可沒了唯一的一個人丁,這個空蕩蕩的宅院,又變得更加蕭瑟寂靜。 太靜了,睚眥再度驚訝的發覺,他已經不習慣一個人的生活。 原來習慣,是這麼可怕的東西。 睚眥已經回想不起來,在女宿之前的僕役都是什麼樣子;他們來來去去,換過一個又一個,但誰都沒進過他眼裡。然後那隻小蝙蝠出現了,傻傻的笑著,纏著他、繞著他打轉,不知不覺就成了他的徒弟,插手打理他的生活。 夕陽緩緩落下,橙紅色的餘暉灑落空蕩的庭院,拉長了睚眥一人的筆直身影。下午未時過後,是睚眥教導女宿武功的時間,通常會練到太陽下山為止;而女宿離開之後,每到未時,睚眥還是會準時的走到庭院裡,卻不知道要做些什麼。 他看著空無一人的院子,忽然覺得心情十分惡劣。 那隻蝙蝠,擅自跑進他的生活,擅自做了許多無謂的事。在女宿出現之前,他一直是一個人過,全天下死光了剩他一人也無所謂;但是現在,他竟然變成一個害怕安靜的人。 最讓他不悅的,是女宿在做了這一切之後,又擅自離開了他。 不開心,非常不開心。 他不是一個容易動怒的人,雖然天生的兇惡長相,讓他看起來似乎隨時都在生氣。對睚眥來說,這世上除了變強之外,沒有什麼事情是重要的,因此也無法讓他產生任何情緒;但這次,他罕見的,有那麼一點點生氣了。 「女宿,土蝠。」 喃喃唸出那人的名字,睚眥有生以來,第一次打從心底討厭一個人。 「吶,阿鷹呀,你打算怎麼做?」 懶洋洋的開口,看似累壞了的龍神大人,毫無神祇應有的威嚴與端莊,以十分舒適的貴妃姿勢臥倒在龍椅上,詢問著身前的二兒子睚眥。 唉,這也不能怪他啊!那個沒良心的角宿搞叛變就算了,還把兒子們的仙靈魄都弄到人間去!這下好了,兒子們沒了靈力,他們的工作自然就落到老爸的頭上了。啊~我命苦啊!不知道能不能跟玉帝拗一些加班費… 「…沒想法。」 「蛤?」聽到睚眥的答案,龍神大人臉一歪,表情瞬間有點猙獰。這個二兒子睚眥一向冷淡無情,但沒想到會淡到這種程度……應該要幫他取新綽號,叫白開水,怎麼喝都沒有味道。 至於原本的綽號「阿鷹」,是睚眥還是隻小小龍的時後,就被傳說長得特恐怖,像豺狼一般陰險兇惡!雖然這是事實,但為了怕兒子幼小的心靈因此受傷,龍神便對睚眥如是說:「兒呀,世人都誤會你了,你的眼睛炯炯有神、銳利英武,就像老鷹一樣!以後我就叫你『阿鷹』吧!」 想當然爾,小小睚眥沒有拒絕這個提議,因為不管別人怎麼稱呼他,都不關他的事。而這個綽號被叫久了,真正的名字反而被遺忘,兄弟們也都跟著父親一起喚他「阿鷹」了。 「阿鷹,其他的兄弟都已經作出決定,只有你,一直都沒有表示意見。」站立在一旁的弟弟狻狔打破沉默,輕聲說道,臉上掛著溫文儒雅的和煦笑容。 「當然,父親希望大家都能到人間界去,找回遺失的仙靈魄,有好幾個兄弟已經出發了……你呢?打算怎麼做?」 狻狔溫柔地詢問,他知道面對看似性情淡漠,但骨子裡頑固剛烈的睚眥,是不能逼迫他做出任何決定的。狻狔所能做的,只有從旁協助,默默的給予支持;畢竟事情會鬧到這般地步,他也有一定程度的過錯,因此不管兄弟們的做法為何,他都會盡可能的幫忙。 「…沒打算。」 冷聲說道,睚眥還是一張兇惡恐怖的臭臉,但那略為不悅的口氣,卻是平常少見的。心思十分細膩的狻狔,發現了哥哥微妙的不同。 「什麼?怎麼可能會沒打算呢?那是你的仙靈魄欸,你~的~欸~~!!」終於忍無可忍,被龐大工作給摧殘到快發瘋的龍神大人,拉開嗓門開始鬼吼鬼叫。 「噢!親愛的阿鷹,那個邪惡無恥下流不要臉的女宿欺騙了你!他竟然敢背叛你的信賴,嘎啊!萬惡的蝙蝠呀!!你應該殺到人間去砍他個七八段!然後把仙靈魄搶回來!耶~~!!」 明顯是太過疲倦,理智斷線的龍神,開始站在椅子上比手畫腳,喊得不亦樂乎,完全沒發現底下的兩個兒子,無視神經病的老爹,自個兒講起話來。 「耶~阿鷹下凡去!耶~~」 「阿鷹,你當初為什麼會收女宿為徒弟?」狻狔問。如果他想得沒錯,睚眥應該是在乎女宿的,他必須先確認這點。 「…因為他來求我。」睚眥答。 「單純只是這樣?」狻狔再問,試圖想要得到更有力的答案。 「…他說他想要變強。」 很好,放棄,他搞不懂阿鷹的邏輯。比起其他手足,他算是瞭解阿鷹的了,但想徹底弄懂阿鷹的大腦構造並不是件容易的事,狻狔決定換個方向再繼續。 「那麼,你不想去找他嗎?再怎麼說,女宿是你唯一的徒弟。」 「耶~阿鷹殺韃子!吃月餅!耶~~」 「吵死了!!」 瞬間一聲爆吼!現場立刻噤若寒蟬,陷入詭異的沉默裡。龍神大人摀著自己的嘴,滿臉不可思議的看向慍怒的睚眥,他…他被兒子罵了!睚眥罵他耶!!太有趣了!百年…不!萬年奇景呀!! 一旁的狻狔雖然強裝鎮定,但驚訝程度不亞於父親。那個腦袋僵化、顏面神經失調,甚少有情緒波動的阿鷹,竟然開口罵人了!狻狔再次確定,阿鷹現在心情真的非常、非常的糟糕,至於原因,也許跟女宿有點關係。 「阿鷹,你真的不想去找女宿嗎?」試探性的,狻狔重複了剛才的問題。睚眥聞言,銳利的鷹眼一瞇,凶狠的臉上又多了幾分殺氣。 「我為什麼要去找他?」 「這…」 狻狔一時語塞,答不出個所以然。但他總覺得,阿鷹這話…有些鬧彆扭的味道? 「那這麼說好了,阿鷹!你對女宿,到底是怎麼想的?」見狻狔陷入困境,因驚嚇而回復正常的龍神,趕忙開口接著逼供。 「………………。」 一陣沉默,氣氛有些緊張。龍神和狻狔第一次如此父子連心,兩人臉上都帶著「來,不要緊,快說吧」的極溫柔微笑,殷殷期盼著睚眥的答案。 「我…」 開口了,很好很好!父子倆繼續溫柔微笑,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。 「我討厭他。」 瞬間,龍神聽到自己內心放起了五彩煙火,還有小仙女在飛呀飛的;狻狔起先有些驚訝,但臉上立刻又堆滿笑意。那個從來不關心別人,也幾乎沒有情緒的石頭阿鷹,竟然說他討厭女宿!他懂得「討厭」是什麼了耶!! 忍住竊笑的衝動,龍神擺出難得一見的威嚴面孔,端起父親架子,正經八百地拍拍睚眥的肩。 「吾兒,你就去人間找他吧!聽爹的話不會有錯。」 「為什…」 「來!阿鷹,這是女宿的短劍。我已施了法術,它會帶你找到女宿。」 「我沒說要……」 完全不給對方回話的機會,龍神和狻狔再次發揮團隊精神,合作無間,你一言我一語的给睚眥洗腦。 「乖兒子,你就聽爹的話吧,爹不會害你的。」 「是呀,阿鷹!況且就算不找女宿,你也很久沒去人間界了吧?這幾百年來,人間一定又多了許多厲害的武學門派,或是稀少的珍貴兵器。」 武學門派,兵器……臉色十分難看的睚眥,聽到這幾個關鍵字眼時,眼神突然亮了起來。 見機不可失,龍神又繼續加油鼓吹:「沒錯沒錯,你就去人間吧!學點新東西,搜刮些武器回來也好呀!女宿什麼的,不小心遇到再說吧!哈哈哈~」 龍神大人的想法是,只要能讓阿鷹到人間去,事情就好辦了!大不了再讓狻狔去製造一些「偶然」的意外唄!嘿嘿~ 就這樣,在對人間的武學和兵器產生興趣,以及龍神父子半推半就之下,睚眥出發去人間界了,臨走時還有龍神和狻狔來給他送別。 「慢走呀~兒子。」揮揮手帕,龍神想上演離情依依的戲碼,卻無法克制滿臉的笑意。 「…爹,你覺得阿鷹此行會順利嗎?」一樣是笑容滿面,狻狔雖然這樣問了,表情卻完全看不出任何擔心。 「哎呀~無論如何,女宿至少是他第一個『討厭』的對象,光這點就十分難得了!而且俗話說,由恨生愛嘛!沒問題的!」 是由愛生恨才對呀,爹…狻狔暗自吐槽。但他也相信,女宿這個人之於睚眥來說,肯定是個特別的存在;再者,阿鷹所說的「討厭」,也許並非是他們常人所理解的意義,而是另外一種感情的偽裝也說不定…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 其他龍子的故事: 浦牢{王子與狐狸} -- Naked Light 椒圖{蘇月珩雪} -- 左腳傷口住了個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