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84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睚眥】序章

「你不專心。」 收手,拭劍。紅髮男子用衣袖擦掉劍上汗珠,將長劍收回鞘內,銳利如鷹的視線盯著少年,有些責備的意味。 「…對不起,師父。」 少年垂首,彎身撿起掉落地上的武器,默默不語。 這情況很罕見,紅髮男子有些疑惑的看著少年。一直以來,少年總是端著那張傻氣的笑臉,跟前跟後的黏著他,就算犯了錯,也會拼命道歉求他原諒……以往覺得煩人,但現在少年安靜了,睚眥反而不習慣。 「在想些什麼?」無法忍受古怪的沉默,睚眥開口問了。 「……沒什麼,大概是受了點風寒,總覺得腦袋昏昏的。」 抬起頭,少年又是往常的模樣,玻璃珠般漂亮的灰色眼睛瞇著,嘴角笑得彎彎地,稚氣又有些呆傻的笑臉。 睚眥靜靜看著,知道少年說的並非實話,但也無意戳破。少年說謊時,笑容就會特別漂亮完美,但眼神裡的不安和猶豫是無法隱瞞的,至少對睚眥來說。 「去休息吧,明天繼續。」 輕拍少年的肩,睚眥也不多問,跨步離開了庭院。 黑髮少年注視著遠去的睚眥,灰色雙眸中刻入了那血紅偉岸的身影;他似乎在沉思,表情是說不出的複雜與憂鬱。 少年知道,睚眥看得出他的隱瞞,但卻從不過問。這是一種體諒?抑或是對於睚眥來說,他的事根本無足輕重?少年輕嘆了口氣,他內心深處的答案是-後者。 強大而美麗,冷酷而無情,他所傾心崇拜的對象,睚眥那銳利如刀的眼眸裡,從來只容得下強者。正是這份無視天地的傲氣,和絕對強悍的力量,讓少年戀慕不已。 但少年的感情不會得到回應,因為那個人,關心的只有自己。 「小灰,你考慮的怎樣?」 深夜,青龍宮外一處偏僻的小園,傳來少年與男人的私密低語。 「蛟哥,你真的無論如何,非得這樣做嗎?」 被喚作小灰的黑髮少年,灰色的眼眸透露出不安。他是玄武宮女宿土蝠,龍子睚眥的唯一徒弟,青龍宮角宿的拜把兄弟。 「…我應該很肯定的告訴你了,無論如何,我一定要得到龍神之力!」 角宿眼中閃過精光,那裡面有野心、有憤怒,更多的是深不見底的欲望。他握緊雙拳,沉重地再度開口詢問:「小灰,你幫不幫我?」 少年猶豫了,角宿是他重要的恩人,視如己出的兄弟。但幫助角宿取得龍神之力,便意味著要背叛睚眥,那個他所崇敬、愛慕著的男子。 「我、我真的……」 面對角宿懇切的眼神,少年語塞。他無法抉擇,自從角宿告知計畫,希望他能從旁協助之時,少年就陷入了極端的掙扎之中;兩方都是他最珍視之人,但不管他選擇站在哪邊,都有一方會因此受傷。 看出少年的躊躇,角宿臉色一沉。 「……罷了,看來你對那傢伙的迷戀,比我想像得還深。」 「但是…小灰,你若不幫我,我就只能自己動手了……」 語畢,角宿淺淺一笑,表情卻讓少年不寒而慄……他知道那代表著什麼。深吸一口氣,像是鼓足所有的勇氣,少年下定了決心。 「我幫你,蛟哥。」 他只能這麼做,為了保護重要的人。 「…你很懂事,小灰。」角宿笑著摸摸少年的頭,他沉默不語。少年知道,如果他不肯幫忙,角宿將會不擇手段,強取出睚眥的仙靈魄;但若由自己下手,至少能將傷害減到最輕。 其實他還有一個選擇,就是告發角宿,將他的逆天計畫公諸於世。但少年不會這麼做,因為那樣,角宿將會受到極端嚴厲的懲罰,他不會出賣自己的兄弟。 「蛟哥,問你一件事,你能誠實回答我嗎?」 「嗯?你問吧」 「…你會這麼做,是否都是為了『他』?」 少年話才說完,只見角宿神色丕變,嚴厲恐怖的怒顏取代原本的笑臉。 「我會這麼做,全是為了自己!!跟『他』毫無關係!」 不自覺提高了音量,角宿字字咬牙切齒。但與他熟識的少年明白,這是男人被看破心思,氣極敗壞的表現。 「不准再問這麼愚蠢的問題!!」 「……呵呵。」 面對突然笑起來的少年,角宿皺起了眉頭,表情更顯不悅,怒道:「笑什麼?你看不起我嗎,小灰?」 「不是的,蛟哥,對不起。」 蛟哥,對不起,我是在高興。因為你我同病相憐。 收起笑臉,少年道歉的面容充滿誠意,角宿也不好再發脾氣,只能悻悻然地別過臉,不與他計較。 「…放心吧,蛟哥,我一定幫你。」握住男人的手,少年誠摯的看著對方,灰色的雙眸已不見當初的不安與猶豫,那是堅定,覺悟了的眼睛。 角宿看著眼前他視如親手足的少年,也使勁回握了對方的手。他告訴自己:只能成功,不許失敗!否則將會拖累所有幫助他的兄弟。 「謝謝你,小灰。」低聲說道,角宿道謝的話語很輕,卻充滿力量。 少年在與角宿分離後,獨自站在黑暗中,露出了會心的笑容。 他並不孤獨,因為強悍如角宿,在面對感情時,也只是個軟弱無力的輸家。 戀上了一個人,因此渴望得到對方的關注,哪怕只是一個眼神、一個笑容,都足以紓解內心對愛情的飢渴。但是他和角宿,什麼都得不到,什麼都沒有。 為了得到那個人,角宿採取了極端激烈的手段。少年不是角宿,他沒有那麼強悍的力量、沒有野心,也沒有那麼大的膽量,為了追求愛情而不顧一切;所以他決定要幫助角宿,那是一種自我的投射,也是渺小的希望。 希望?思及此,少年忽然冷笑出聲。 他在嘲笑自己的愚蠢,原來在內心深處,他還抱有希望? 明知道自己愛上的,是個心冷如冰的男子;明知道,在睚眥的眼中從來沒有自己;明知道,他不可能有希望…… 離開吧!不管角宿成敗與否,他都必須離開睚眥身邊,因為他不想再傻傻的抱著希望。 只怕在他背叛之後,睚眥連「恨」這種情感,都不會給他吧……。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 其他龍子的故事: 浦牢{王子與狐狸} -- Naked Light 椒圖{蘇月珩雪} -- 左腳傷口住了個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