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78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睚眥】第四章

歲月流逝、時光匆匆,距離龍神之子睚眥來到凡間,轉眼已過了二十個年頭。 二十年,足以改變人的外貌,從嬰孩到少年、從少年到成人;世間的環境和文化也同人類一般,在時間的洪流之中不斷更改演變,尋找著最適合它的一張面貌。 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江湖,也在變動著,各大門派之間孰強孰弱,其勢力的消長與變化如潮水一般,永遠沒有定位;如今江湖上最赫赫有名的,便是薊州秦府,憑藉著經商起家的雄厚財力,以及與當今皇室的裙帶關係,使得秦府近十年內聲勢大漲,稱霸武林。 而永久不變的,是人們對於江湖的憧憬與嚮往,山明水秀的吳都,熙來攘往的俠客和武士們擠滿城鎮,又是每年一度的武林大會時節。 「三哥,你走慢點!等等我!」 一名身著黑衣、頭戴斗笠的少年,細瘦的身軀被淹沒在人山人海當中,他用清脆乾淨的嗓音,著急呼喚著一頭往人群裡擠的高壯青年。 「唉呦!小恢,你怎麼又不見了!在哪裡呀你?」 「在這~我在這~~~~」 高舉著手拼命揮,高大青年見狀折了回去,一把將弟弟從人群裡拽出來,捉緊了膀子繼續往人堆裡衝。 「慢點、慢點,我斗笠都要掉了!你急什麼呀,哥?」 「想不到人這麼多!不早點找地方住,晚上睡路邊啦!」 「噢,那可不好。」 黑衣少年知道事情要緊,便乖乖的任人拖著走,有了哥哥高壯的身軀開路,少年也不怕再被人潮給沖散了,只是心底仍舊小小埋怨,哥哥這手勁能不能再輕點,胳膊疼呀……。 兄弟倆在城裡到處穿梭,問遍大大小小的旅店,都是房房客滿,還被笑話說:年輕人!想來武林大會,沒在一個月前訂房,哪有得住啊? 但高大青年不灰心,拉著弟弟又往下一間店衝去,繞遍整個吳都,就剩最大、最豪華那間「悅來客棧」還沒問過;起先考慮的當然是銀子問題,但現在眼見就要露宿街頭,哪管什麼奢不奢侈呢? 兩人奔到悅來客棧前,一樓飯館看去滿滿都是人,生意好的不得了。 「裡面擠,小恢你在門口等著,三哥進去問!」 把人扔了,壯碩青年風風火火的就鑽進店裡面,不見蹤影;少年抓緊頭上的斗笠,不斷閃躲進進出出的客人,被大街上人流和店家的客流給沖得晃來晃去,少年心裡又想,店裡人多,店外人也多呀!三哥救命……。 忽然一陣頭皮發麻,黑衣少年身體爬起了雞皮疙瘩,寒意涼到心底;他抬頭往上一看,悅來客棧的二樓窗邊,隱約能看到個白衣男人身型,那人倚在窗櫺上雙手環胸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大街上人群。 那一定不是什麼好人!少年心想,他的直覺向來最準確,尤其是遇上壞事的時候。 怕被那白衣人給看到,黑衣少年壓低了斗笠,把頭垂得不能再垂,死死盯著地板看;視線範圍中許多雙腳來來去去,穿草鞋的、穿皮靴的、穿繡花鞋的……唉呀?這繡花鞋怎麼越來越近呀? 少年一抬臉,瞬間被個香香的姑娘家撞個滿懷! 「痛痛痛!」 「啊!對不起,有人在追我!」 穩住腳步,黑衣少年因為身體單薄,差點被小姑娘給撞飛,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,馬上又有人衝了過來,一把擒住姑娘的手,惹得她哇哇大叫。 「呀!請不要這樣,放手!!」 「小賤貨,看妳還能往哪裡跑!!」 抓人的是個有著方型國字臉,眉毛特別粗濃,長相一臉就寫著「沒人緣」的華服男子,從他腰間的佩刀來看,應該是個習武之人。 「明明就是個妓女,還裝什麼矜持!怎麼,白天就不肯接客嗎?」 「小女子是個清倌,賣藝不賣身!快請放手!」 一男一女拉拉扯扯的景像,讓不少過路人都停下腳步,圍觀看起了熱鬧,只是這麼多人也不見個見義勇為的,多半是看男人帶著刀,怕不小心惹到會功夫的,那就吃不完兜著走。 見沒人肯出手相救,慌張的姑娘只能淚眼汪汪的,對眼前的黑衣少年發出求救訊號;少年本想趁亂溜走,但被女孩的大眼睛這樣一瞧,頓時傻了,手足無措的站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。 「大、大俠?先放開姑娘吧,有、有有有話好說嘛……」 支支吾吾了半天,少年才終於擠出一句話,卻馬上換來粗眉男的一記狠瞪。 「你是這婊子的恩客?瞧你這嫩樣,毛有沒有長齊都不知道,跟我搶女人?」 「唔……」 粗眉男子的話語害少年臉上一陣羞紅,他的確是很年輕,未經人事,那邊也還是包起來的……不對啦!在想什麼?!現在應該想辦法替這位姑娘解圍才是… 還在羞窘與煩惱,少年的頭頂就傳來熟悉的聲音,是那去問房間半天不回來的哥哥。 「喂!發生什麼事?有人欺負我們家小恢?!」 「不是啊,三哥!是這位姑娘被欺負了…」 「呦,還來了個幫手的!你們知不知道大爺我是誰呀?」 見來人長得健壯高大,一看也是個會武功的,國字臉粗眉男馬上提高音量,大聲嚷嚷著給他來個下馬威。 「我是薊州秦府的首席弟子,秦力!」 嘩啊啊~原來是秦府的高手呀!惹不得、惹不得!周遭圍觀的路人一片譁然,立刻往後退了三大步,離那粗眉男子遠遠的。 「哼!就你有名號呀?我也有!」 不屑的哼了聲,高大青年雙手插腰,一副十分了不得的英武模樣。 「我乃蘭州李家第三號弟子,李壯!這是我家小弟,李恢!」 ……蘭州李家?誰呀?有誰聽過嗎?群眾們同樣也議論紛紛,討論這到底是哪來的鄉下傻愣子,丟人現眼不說,還惹到秦府的武功高手啦!阿彌陀佛,誰快去找棺材店的張三來,等會兒收屍唄! 「李家?爺兒我聽都沒聽過!」 用鼻孔哼氣,名叫秦力的粗眉男滿臉鄙夷的表情,他抓緊了姑娘的手,硬是想把人拉到自己的懷抱裡,害的小姑娘又是驚叫連連。 「放手!你沒看到她不願意嗎?!」 「干你何事?大爺我今天就是要上了這賤人!你管得著嗎?」 見對方如此粗俗無恥,青年李壯氣得臉紅脖子粗,瞬間就是一拳往粗眉男的臉上招呼去!但對方眼明手快,頭一偏就閃過了攻擊。 「找死嗎?!想打架,大爺我奉陪到底!」 見對方出手,粗眉男秦力火氣也不小,立刻拔出腰間佩刀,亮晃晃的刀尖直對著李壯而去!李壯也不是省油的燈,閃過這一刀後,馬上擺出武打架式準備還擊! 「等等等、等等!三哥,不要衝動,有話好好講呀!」 「小恢你讓開!這王八蛋如此下流,不痛揍他一頓怎麼行!」 不顧弟弟的攔阻,李壯氣沖沖的施展起了拳腳功夫,對方也虎視眈眈的擺出了攻擊姿勢,情勢一觸即發。就在兩人都準備出招之際,忽然一道白影閃過眾人面前! 「秦力,在大街上舞刀弄劍的,成何體統?」 定睛一看,在李壯和秦力之間,赫然出現一名風度翩翩的白衣男子,他一手持扇,一手優雅的背在身後,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王公子弟的雍容風範;其面容俊雅秀美,仿若在世潘安。 「……掌門!!」 「嘎!你誰呀?!不要擋著我打架!」 被突然現身的白衣男子嚇到,李壯本來要打出去的拳頭猛地縮了回去,他很不高興的質問眼前男人,對方卻回以溫和俊美的笑容。 「在下秦仲,乃薊州秦府之現任掌門,敝門弟子多有得罪,還請少俠海涵。」 「涵…涵什麼?文謅謅的,我聽不懂!」 見對方是個讀書人來的,李壯的一張臉皺得像酸梅,他頭腦就是不好,最怕跟這些說拐彎抹角的傢伙打交道了。 「總之,是你家的這王八蛋不好!他強搶民女,還想非禮人家!」 「少俠莫動氣,在下方才就在悅來客棧的二樓,自然明白事情原委。」 白衣男子秦仲仍是一張柔和俊雅的笑臉,他安撫了李壯,隨及轉身面對自家弟子秦力,那笑得微彎的眼眸中多了一絲銳利。 「秦力,你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嗎?」 原本十分囂張跋扈的秦力,見到掌門出現,竟乖的像貓咪一樣;他低著頭,用顫抖的手把刀收回鞘內,深吸一口氣,然後噗通的就跪了下來。 「弟子…犯了門規,騷擾百姓,還擅自於市井動武,請掌門責罰!」 見秦力竟轉變如此之大,竟然當街就下跪!李壯一雙眼睛瞪的老大,死盯著白衣的秦仲瞧;這掌門看起來文質彬彬的,粗眉毛王八蛋卻如此懼怕他,想必是深藏不漏、武功了得之人。 「既已知錯,那輕罰即可,你就在這大街上,自打二十個巴掌悔過。」 「……是。」 秦力滿臉複雜,用怨恨的眼神瞪了李壯一眼,隨後雙眼緊閉、咬緊牙根,手掌狠狠的就往自己臉上甩! 啪!啪!啪!響亮清脆的巴掌聲在大街上特別刺耳,眾人鴉雀無聲,驚呆的看著秦力毫不手軟的毆打自己,臉上熱辣的鮮紅掌印看得讓人發疼。 「這…秦掌門,別讓他再打了,看著不舒服呀!」 李壯也看傻了眼,趕緊出聲阻止;罰人哪有這樣罰的?粗眉毛雖然下流但好歹是個男人,讓他當街賞自己耳光,不是羞辱人嗎!好歹也關起門來再打唄! 「呵呵…少俠心善,但這是秦府的規矩,請不要插手。」 白衣男子秦仲,臉上依舊掛著優雅迷人的笑臉,但此時看在李壯眼裡,卻是有那麼一些些恐怖嚇人。 秦力還在自打耳光,那手勁之大,不僅臉頰紅腫,連鼻子都被打到出血了,大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一巴掌、一巴掌接著打下去;而身為掌門的秦仲,卻事不關己似的,優雅地偏頭向李壯問話。 「做為今日的賠罪,不知是否有幸招待少俠與令弟,來秦府一同共進晚膳?」 「啊?秦府?你們不是在薊州嗎?那很遠的欸!」 「……少俠,在下指的是秦府於吳都的分院,不遠、不遠。」 搔了搔頭,李壯自覺出糗,不好意思的傻笑;也是,這秦府就是從商起家的,在各大都城都有據點,也不足為奇。正好今晚沒落腳處,乾脆問問秦掌門,吃飯後能否順便借張床睡個覺,那就更好啦! 想到這絕妙主意,李壯開心的回頭想問弟弟的意見,才發現身後空無一人。 「咦?小恢呢?小恢跑去那兒了呀?!」 糟糕、糟糕!李壯你這蠢蛋,怎麼又把五弟搞丟了?!要是小恢出了什麼差錯,怎麼跟娘親交代呀! 「抱歉啊!秦掌門,我弟弟不見了,我得去找他!晚餐下次再說啊!」 不見弟弟蹤影的李壯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也不管粗眉男還跪在地上打巴掌,忙著和秦仲招呼了聲,風風火火的擠開人群,瞬間不見蹤影。 見李壯已走,秦仲的表情微微的有了些變化,他扶起地上的秦力,一邊為引起騷動而向群眾們道歉。 哎呀!這秦府的掌門不僅長得帥,還是個剛正不阿、賞罰分明的好人呀!風度翩翩又有禮貌,人才、人才!圍觀人群們如此讚嘆著,在好戲落幕之後紛紛離開,準備和街坊鄰居說嘴去! 市區的另一頭,戴著斗笠的黑衣少年李恢,在人群中左顧右盼,模樣十分無助。 本來只想離開悅來客棧幾條街,就找個地方躲起來等三哥,想不到卻被洶湧人潮夾著走,不知不覺就走到好遠的地方了……重點是,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走回去!這下該如何是好…… 「恩人、恩人!您要去哪兒呀?等等我!」 一道有些耳熟的女聲從背後傳來,李恢回頭一看,原來是方才被秦力抓著的小姑娘,她氣喘吁吁的跟在後頭跑,香汗淋漓的。 「呃…姑娘,你跟著我做什麼?」 李恢生性內向,又鮮少和家人以外的女性相處,見姑娘家這樣追著自己,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。 「我見您跑了,我就跟著跑呀!誰想留在那是非之地呢?」 小姑娘喘了喘,又撥撥頭髮整理了下儀容,圓圓的臉蛋粉紅粉紅,眼睛又大又漂亮,看起來相當討人喜愛;而且雖然流了些汗,但身上還是有著淡淡的香氣,聞著十分動人。 「噢………」 李恢瞄了瞄姑娘,又害羞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只能低頭不語;倒是女孩十分活潑大方,見少年羞澀的模樣,笑著牽起了他的手。 「姑、姑娘!手……」 「恩人看來是外地來的,這兒我熟!您要回去找兄長?還是想去別的地方?我帶您去吧。」 「我、我我我…想先找個地方休息,太陽有點大……」 「那好,前邊不遠處有個小湖泊,旁邊有涼亭!我們去那兒吧!」 沒等對方同意,小姑娘露出個可愛的笑臉,二話不說的就拉著少年往前跑;李恢被女孩兒抓著手,也不知道是被熱的還是羞的,斗笠遮蓋之下的臉頰紅的像猴子屁股。 跑著跑著,兩人到了湖邊的涼亭裡,這裡少了擁擠的人潮,多了徐徐吹過的涼爽微風,確實讓李恢感到舒適許多。 「恩人,這兒沒陽光,我幫您把斗笠摘下來吧!這樣涼快些!」 「……別、別摘!啊!!」 少年才剛放鬆下來,一個恍神就被小姑娘摘掉了斗笠,他一陣慌亂,手在臉前揮來揮去的,不知道是要遮臉、還是遮頭好。 「您慌什麼呢?不過就是頂斗笠……唉呀!」 見姑娘的眼神停留在自己臉上,李恢極度不自在的低下了頭,而姑娘望著眼前的少年,頗為吃驚的上下打量,雖然知道此舉很不禮貌,但她還是忍不住一直盯著瞧。 「恩人的……皮膚真是白皙呀!比我們閣裡的紅牌姑娘,還要白上幾分哩!」 「………斗、斗笠還我。」 「噯!剛才沒瞧見,恩人您的眼睛還是灰色的!真漂亮呀!」 李恢才一抬頭,又被小姑娘說得手足無措,馬上又把臉垂得低低的,不敢與她面對面說話;女孩見狀,索性就蹲到地上去,仰頭把李恢的臉瞧個仔仔細細。 如雪般白皙粉嫩的皮膚,微微透著點粉紅,五官雖然稱不上英俊,但也算是清秀端正;最好看的就是那對玻璃珠般,帶點水霧的灰色眼瞳,配上淡色的睫毛,有種朦朧素雅的美感。 真要形容,大概就是整個人都淡淡的,像是會消失一樣!少年連頭髮都比一般的黑色還要淺,透著光看是介於淡咖啡與灰色之間,非常難以型容的特殊色澤。 「妳、妳別再看了!快把斗笠還我!」 被小姑娘瞧得實在受不了,李恢有些慍怒,一把搶過女孩手中的斗笠,用力戴回自己的頭上,壓得極低直到遮住整張臉。 「唉呀,抱歉!恩人長得好看,我不自覺就看入迷了!」 「……哪有什麼好看,明明就很奇怪……」 小小聲嘟囊著,少年似乎頗不以為然,但女孩沒聽到他的埋怨,開心的繼續詢問。 「所以恩人是怕曬黑,才一直戴著斗笠嗎?」 「……是不能曬,我一曬太陽皮膚就起疹子,疼得很。」 「眼睛和頭髮,也是天生就這個顏色嗎?好漂亮!」 「男人要漂亮作什麼?生下來就這樣,討厭死了……」 兩人就這樣一問一答,小姑娘很興奮,有種發現寶物的感覺!李恢心情很低落,又被看到長相了,還一直被女孩子說漂亮漂亮的,可惡…… 此時,遠處傳來洪量的喊聲,一個高大壯碩的身影衝進涼亭裡。 「小恢呀~~你丟下三哥不管!自己在這和姑娘約會!你、你你你!」 來人正是李壯,他弄丟了弟弟,焦頭爛額的在城裡亂竄亂喊,急得心臟都快吐出來了!想不到弟弟竟然和漂亮女孩在湖邊談情說愛!!真是氣煞哥也! 「什、什麼約會,三哥,這是剛才被欺負的那位姑娘呀!」 「啊!恩人,這位也是恩人!感謝你們兄弟幫忙解圍,小女子在此謝過恩人。」 被姑娘恩人來恩人去,甜甜的聲音讓李壯一下子氣都沒了,他扁了扁嘴,有些不滿的瞪著擅自失蹤的五弟。 「小恢,你為什麼自己跑掉?也不先和哥講一聲!害我緊張的!」 「對不起,三哥……因為那個白衣服的……」 李恢低頭,有些猶豫該不該講出實情,他會獨自跑掉,原因便是那名從天而降的白衣男子。 在粗眉毛秦力引起爭吵後,李恢知道那名白衣人一直在客棧二樓袖手旁觀,並沒有插手的打算;但慌亂之中,他不小心抬頭往上望了一眼,就那麼一眼,兩人視線相對,剎那間惡寒襲上心頭,少年看到白衣男子對著他微笑。 那個微笑,包含了很多意思,李恢不願意也不想去明白,但他天生的敏銳直覺告訴他,不妙、很不妙!他必須趕快離開!遠遠離開那個男人!! 所以當白衣男子縱身躍下時,少年顧不得兄長還在與人爭執,當機立斷的衝離現場。他的直覺向來最準確,尤其遇上壞事情的時後。 「白衣服?你說秦府的掌門?他怎麼了?」 「呃………」 李恢支支吾吾,不知是否要說出心底想法,又怕被三哥笑是無稽之談、小題大作;李壯性子急,看弟弟在那邊嗯啊半天說不出個理由來,乾脆就不理他,反正小恢常常是這副德性,司空見慣了! 「說到這我就有氣!都是因為你亂跑,害我們晚上沒地方睡了!」 「咦?什麼意思?」 「那秦府掌門本來要找我們去他家吃飯,我還想順便借宿呢!這下晚餐沒了、床也沒了!都是你這死~孩~子~」 「哇!三哥別、別掐我!疼呀!」 一邊閃躲哥哥的捏臉攻擊,李恢一邊心底慶幸,自己跑走真是對的!不然現在大概就要如坐針氈的和那秦府掌門一起吃飯,還得在他家過夜,想到就令人不寒而慄。 「…兩位恩人,是在煩惱今晚的落腳之處嗎?」 在一旁聆聽著兄弟倆的對談,小姑娘適時的開口插話詢問。 「是呀!城裡客棧都滿啦!姑娘您知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住宿嗎?」 「呵呵,忘了和恩人自我介紹,小女子名叫香凝。」 小姑娘用袖口半掩朱唇,輕聲笑了笑,那神情忽然變得風情萬種、媚眼如絲,和剛才活蹦亂跳的樣子大相逕庭,完全是個嫵媚女人模樣,讓兄弟倆人都看傻了眼,愣著不知該作何反應。 「而我工作的地方,喚作『暖香閣』,是吳都屬一屬二的青樓。」 「若兩位願意,我那兒多的是空房間,不如……就到小女子那住一晚吧。」 香凝媚笑,身上傳來誘人的香味,兩個傻子呆站著,嘴巴張大大的發愣;忽然李壯唉呀叫一聲,直說不行不行不行!住不得、住不得!! 「…恩人是嫌棄我一介歡場女子,不願意與我同眠嗎?」 「不不不、不是!你們那兒比悅來客棧還貴得多!咱兄弟倆窮得很,住不得、住不得!!」 這下換香凝愣了,李壯還在唉唉叫,李恢則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白皙的皮膚又紅得像猴子屁股一樣般,熱得發燙了。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 其他龍子的故事: 浦牢{王子與狐狸} -- Naked Light 椒圖{蘇月珩雪} -- 左腳傷口住了個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