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爵的爐邊閒談

關於部落格
老頭子的傷心酒店
  • 978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狻狔】地之王、川之主

小園中,夜幕低垂,清爽的微風帶來淡淡金木樨香味。 流金似的長髮散落,在月光照映下染開了一片金色光暈,如同萬獸之主的美麗鬃毛,退去霸氣,柔軟而溫順的包覆著它的擁有者。 淡色睫毛輕眨,掩蓋住透淨澄亮的金色眼眸,男子膚似白雪、髮如金絲,優雅素淨絕色的容貌,彷彿一旁隨風搖曳的金黃色桂花,那般雅緻玲瓏,令人屏息。 沉魚落雁、國色天香,都不足以描繪男子的美麗,那是一種不屬於人間的優雅,飄渺得彷彿下一秒將隨風而逝。 「……在想什麼呢?」 低沉的男音打破如夢似幻的氛圍,面容俊朗的龍神大人步入庭園中,在金髮男子的身邊駐足。 「沒什麼,父親……只是在替兄弟們煩惱…」 「有什麼好操心的?他們好歹還是半仙,下了凡間不會吃虧的。」龍神爽朗笑道,輕拍著金髮男子的肩膀,要他別再擔心。「倒是你自己,怎麼打算?」 眉頭輕皺,男子困惑的表情仍不減丰采,他問:「孩兒不明白父親的意思…」 「怎麼你這個模樣,腦袋就變得不好使了?平常挺機伶的不是?」看對方有些困窘的樣子,龍神失笑。 「對於角宿,你是怎麼想的?」 聽到角宿二字,金髮男子眉頭鎖得更深,他一言不發的注視遠方,是在思索,也是在追尋某人早已消失的身影。 「若你想去找他,自然是容易的。」見對方沒有回應,龍神輕嘆口氣,又道:「雖被貶為凡人,但蛟龍魂魄在人界來說,仍是將相之才。」 「……去找了,又能如何呢?」朱唇輕啟,男子淡然回問。 「我怎麼知道?這就得看你自己了。」無所謂的聳肩,龍神一派輕鬆,絲毫沒有感受到金髮男子的鬱結情緒。 「他注定要在輪迴中受盡苦難,此時去找他,毫無意義。」男子如是說,但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,優美的雙唇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。 「…但,去看他受折磨的淒慘模樣,也挺有趣的……」 金髮男子笑得絕美,但龍神卻在心中暗自翻了幾個白眼。這孩子怎麼忒地彆扭,喜歡就喜歡吧,卻老愛虐待對方,非得讓人吃盡苦頭,還不一定能修成正果;談感情談到這種份上,他這個做爸的是怎麼都想不通呀。 「你們倆發生了什麼事,我是不清楚。」清了清嗓子,重新振作的龍神正色說道:「但凡事都有界線,可別又玩得不知輕重,連累了兄弟。」 「……抱歉,父親大人。」神色一黯,金髮男子從自我的妄念中清醒。這是他一慣的老毛病,平日裡冷靜自制,但說到感情這回事,卻總狂妄的失去分寸。 回想起與角宿的恩怨情仇,以及因他而起的這場天界浩劫,男子略為不安地問:「父親,你會不會後悔讓我做了龍子…?」 「…怎會有此想法?」龍神皺眉,露出少見的不悅神情。 「男身女命,就算成了仙人,孩兒依舊是個禍水。」 「命由天定,但運是自己造的。」溫暖的手掌覆上男子的頭頂,龍神此時只是個和藹的父親,嚴厲的話語中卻帶著無盡關懷。「父親既讓你成為龍子,自是希望你能擺脫宿命,你卻在此自怨自艾,悲嘆命不由你?」 「…對不起,是孩兒失言。」金髮男子垂首,父親罕見的怒意,讓他手足無措的像個孩子。 「知錯就好,往後休再提起。」輕嘆口氣,龍神顯得有些感嘆:「只可惜你遇上了蛟龍,是將相之才,卻渴望帝王之位。」 「……嗯。」應了聲,金髮男子彷彿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,低頭不語。 龍神見他已無心多談,也就不好再繼續往下說。「…晚了,早點歇息吧,莫再胡思亂想。」拍了拍孩子的肩膀,龍神臉上是一如往常的俊逸神采,給了他一個令人安心的微笑,瀟灑跨步離去。 微風輕拂,又是金木樨的香味,男子站在月光下,悵然若失。 獅子與蛟龍,地之王與川之主,本來就是水火不容的吧?偏偏卻讓他們遇上了。 那個桀傲不馴、驕傲自大的男人,分明就強烈渴求著他,卻從來不願意坦承;但角宿炙熱的渴望與愛意,即使不需言語,仍然露骨的傳達給他,毫無保留。 但他不知道,男人追求的是這副美麗的皮囊,還是他的靈魂。 君王愛美人,對於渴望權力的蛟龍來說,他也許只是掌握力量的象徵罷了,畢竟除了傾國的容貌之外,他還擁有了龍神之子的身份;因此他不斷的刁難、不斷的考驗,試圖扒開角宿層層武裝的真心,看看那裡面,是否真有他的一席之地。 但在他得到答案之前,角宿就先徹底失控了。 他萬萬沒想到,角宿會選擇如此錯誤的方式,來獲得一心渴望的力量;男人錯得太多,以致於他無力挽回。 「……但他就是如此莽撞,才顯得可愛。」 金髮男子輕笑,眼波流轉之間是憐愛與戲弄。他可憐的蛟龍、魯莽的蛟龍、愚蠢的蛟龍,正是這樣的傻勁,讓他疼惜不已。 只可惜,你遇上了我,這般卑鄙狡猾的我…… 「狻狔大人,星官周鼎求見。」庭院圍牆外,傳來了侍僕的喊聲。金髮男子神色一變,喃喃自語:「……周鼎,角宿的星官?」 「狻狔大人,您要見客嗎?還是我請他明日再來?」未聽見主人答覆,牆外的僕人再次問道。男子沉思了半晌,隨即回答:「我這就去,讓他在大廳裡候著。」 待庭園外的僕人遠去,男子口裡緩緩唸出咒語,泛著金色光彩的文符隨著聲音自男子嘴裡洩出,像一條由文字編織而成的鎖鍊,環繞住男子全身,金燦耀眼。咒語結束,男子雙手快速結了法印,金色的文字鎖鍊瞬間收緊! 一陣刺目光芒後,站在庭院中的,不再是金髮金眸、面貌姣好的絕世美人,而是掛著溫和笑臉,一派溫文儒雅的普通男子,常人所認識的龍子狻狔。 「…蛟龍的星官,呵呵,不知為何而來?」 掩嘴輕笑,化為平凡外型的狻狔心裡盤算,無論星官所求何事,自己想必都會刁難他的,畢竟是蛟龍的下屬,不捉弄一下怎麼行? 蛟龍呀、蛟龍!雖明知下凡尋你,是極度不智且無意義的舉動,但我還是無法克制的想念你……想念你因我而痛苦扭曲的表情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因眾親友們(?)捉摸不清狻狔這個共同角色的性格 所以寫了這篇.... 但會不會越寫越讓人混亂?(毆) 另外,在完成睚眥之前,狻狔哥哥是不會有進度的。 請不用有過多的期待X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